<address id="nllnl"></address><track id="nllnl"></track><track id="nllnl"><ruby id="nllnl"><strike id="nllnl"></strike></ruby></track>
      <p id="nllnl"><track id="nllnl"><ruby id="nllnl"></ruby></track></p>

        <noframes id="nllnl">
        <big id="nllnl"><strike id="nllnl"></strike></big>
            <menuitem id="nllnl"><mark id="nllnl"><form id="nllnl"></form></mark></menuitem>
              <noframes id="nllnl">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外交風云

                喬冠華:朝鮮停戰談判的 幕后“指導員”
                來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2期  作者:茆貴鳴  點擊次數: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以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為界,朝鮮戰爭大體可分為兩個階段:1950年6月25日戰爭爆發,至是年10月19日“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長驅直入朝鮮并攻克平壤,是為第一階段;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到1953年7月27日停戰協定簽字儀式,是為第二階段。這期間,停戰談判從1951年7月10日于開城談起,到1953年7月19日在板門店就有關問題達成停戰協議結束,歷時兩年多。周恩來為此曾感慨:朝鮮戰爭打了三年,談判我們就談了整整兩年!本文以朝鮮戰爭為背景,選取喬冠華在朝鮮停戰談判期間的幾個片段,以饗讀者。

                初次交鋒:標志色之爭與“WC”標牌

                      早在抗美援朝戰爭初期,周恩來就深謀遠慮地擬就了停止朝鮮沖突的條件,并一直密切關注各方面的反應。1951年6月23日,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提出和平解決朝鮮問題,建議交戰雙方談判?;鹋c休戰,把軍隊撤離三八線作為解決朝鮮武裝沖突的第一步。6月25日,《人民日報》社論表示,中國人民完全支持馬立克的建議,愿為其實現而努力。6月30日,“聯合國軍”第二任總司令李奇微發表聲明,表示愿意舉行談判,并建議在元山港丹麥傷兵船上舉行。7月1日,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通過廣播復文,同意談判,但提出以開城為談判地點的建議。

                      談判條件已經成熟。周恩來隨即果斷挑選具有較高聲望和地位的李克農為中方代表團團長,同時特意挑選具有廣博外交知識和豐富外交經驗、時年38歲的喬冠華擔任代表團高級顧問。喬冠華是新中國培養起來的第一代杰出的職業外交家。出發之前,毛澤東專門接見了他們,就朝鮮停戰談判有關重大事項與他們長談。7月4日,李克農、喬冠華一行乘專車由安東駛往朝鮮。次日上午抵達朝鮮后,受到金日成的親切接見。

                      “聯合國軍”代表團乘坐插有白旗的汽車來到開城進行談判。前車乘坐者即他們的首席代表美國海軍中將喬埃

                      7月8日,談判雙方首次正式接觸的聯絡官會議,在位于開城西北的來鳳莊舉行。會議商定了談判日期以及雙方代表團各由5名代表組成。中朝方面組成的代表團,由朝鮮人民軍南日大將為首席代表,中國人民志愿軍代表為鄧華將軍(1951年10月23日和1953年4月26日由邊章五將軍和丁國鈺將軍相繼接替)和解方將軍(1953年4月26日由柴成文將軍接替),朝鮮人民軍的代表為李相朝將軍和張平山將軍;“聯合國軍”代表團,則由美國海軍中將喬埃為首席代表(1952年5月由美國陸軍中將哈利遜接替)。

                       聯絡官會議關于掛旗標志色之爭的插曲,頗為幽默。

                會上,中方聯絡官考慮到戰爭期間雙方代表團的往返安全,專門就談判代表(包括聯絡小組和新聞記者)所乘車隊或直升機須有明顯識別標志問題提出建議:“雙方車隊掛紅旗為標志,紅色最顯眼?!?/span>
                      “不,不!這是不能接受的。聯合國的旗幟是藍色的,建議雙方車隊掛藍旗為標志?!睂Ψ綌嗳环駴Q中方建議。在美國人看來,這種帶有共產主義濃厚色彩的紅色標志,理應被他們拒絕。
                      中方聯絡官耐心解釋并提醒:“藍顏色不醒目,而且我方軍民,包括空軍和高射炮手,看見藍色旗幟就打,這是戰爭養成的作戰習慣。為了不發生誤傷,你們千萬不要掛藍旗當靶子?!?/span>
                對方一名代表似乎很在行:“以醒目的顏色為標志,符合科學道理。除了紅色,只有白色最醒目。我建議雙方車隊都掛白旗?!?/span>
                       此話一出,雙方立刻便爭執了起來。中方認為,既然你方承認紅色最醒目,為什么還要選擇白色?是我方建議在先嘛。對方則認為,紅色是你們的專用色,你們共產黨的旗幟全是紅的。
                       一方堅持掛紅旗,一方堅持掛白旗,雙方互不相讓。最后,還是中方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案:“我方車隊掛紅旗,你方車隊掛白旗,誰都不要把自己的意見強加于對方。雙方自愿選擇的兩種標志色都很顯眼,都符合科學道理。如果貴方再糾纏此類枝節問題,只能說明你們蓄意破壞停戰談判?!?/span>
                       面對多國新聞記者,對方只好在協商記錄上簽字。
                      通過此次會議還獲悉,對方代表團來時將乘坐直升機,中方代表團遂做好歡迎的周密準備。但是,怎樣才能不失身份并及時而禮貌地通知對方呢?思維敏捷、辦事靈活的喬冠華一錘定音:“讓記者以目睹會前準備情況為名,發一篇通訊或巡禮?!?/span>
                       果然,對方及時從報刊獲悉:開城市區內不僅已辟有安全的降落地點,而且還制作了“WC”(英文welcome的縮寫)歡迎標牌。
                朝鮮停戰談判的幕后“指導員”
                      朝鮮停戰談判,中朝方的全盤工作均由李克農主持,喬冠華協助。出于保密需要和安全考慮,中方談判代表團對外稱為“學習隊”,李克農、喬冠華的代號分別為“隊長”與“指導員”。
                猶如大戰臨近,談判前的氣氛還是比較緊張的。美國號稱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世界第一強國,同時還是聯合國主要發起國和常任理事國之一。但是,這個強國在朝鮮戰場卻沒能打贏,很丟面子。那么,在即將進行的談判中,又將會出現什么樣的狀況呢?
                      “隊長”與“指導員”都不敢怠慢。他們設想了各種可能會出現的狀況和局面,并相應地采取了應對措施。談判開始前的頭一天深夜,“隊長”與“指導員”又召開了一次由中朝兩國代表出席的聯席會議?!爸笇T”將第二天會議的安排詳細地進行了一番匯報和說明后,“隊長”就有關談判的全局性問題再次作具體闡述。
                       按照“隊長”的指示精神,“指導員”在進行會前的事務安排及場地布置的具體落實過程中,還專門設立了“前指”。
                      根據中方談判代表團參謀處工作人員秦叔瑾(中國人民志愿軍第23軍司令部參謀)記錄談判過程的日記記載,“前指”就設在距離談判會場僅百米左右的一個小房子里,時稱“學習隊前指”。談判開始后,“隊長”和“指導員”都會靜坐在這里,密切關注整個談判過程;談判桌上一旦出現什么狀況,聯絡官柴成文將軍負責,及時前來“前指”向“隊長”和“指導員”報告。
                參與指導“靜坐”式談判
                       1951年7月10日上午9時,一隊打著白旗的美軍車隊在中朝方安全軍官引導下,駛入開城西北的來鳳莊,談判開始。
                      不出李克農和喬冠華所料,由于美國和南朝鮮方對談判并無誠意,談判從一開始就充滿原則上的分歧,并充滿敵意。在中國和朝鮮方的提案中,以三八線為基準建立軍事分界線、一切外國軍隊撤出朝鮮半島,這是最重要的內容;但美方的9項議程草案拒絕將這兩項內容列入議程,所提出的討論范圍僅限朝鮮境內的軍事問題。雙方分歧太大!談判一時陷入了僵局。
                嚼著口香糖的美國首席談判代表、遠東海軍司令喬埃一言不發。他時而雙手托腮,時而以左右兩手玩弄著桌上的兩支鉛筆。
                      與其針鋒相對,中朝方代表也是沉默不語。首席代表、朝鮮人民軍南日大將,口叼象牙煙斗,眼睛死盯著對面的喬埃。
                      這是一場精神戰,談判雙方的意志力、忍耐力、克制力都在經受嚴峻考驗。中方聯絡官柴成文悄悄離開談判會場,直奔“前指”,迅速將會場的僵持狀況報告給“隊長”和“指導員”。
                       聽完匯報,李克農給了柴成文一張字條,三個字:坐下去!
                       于是,談判桌上的雙方就這么靜靜地坐著,誰也不發一聲。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
                       靜坐,已僵持了132分鐘。美國首席代表喬埃終于按捺不住了:“我建議,今天休會,明天上午10點繼續開會?!?/span>
                       次日,談判由中朝方主持。首席代表南日將軍宣布會談開始,雙方代表落座,一言未發。南日將軍宣布:休會。全程25秒!
                      談判桌上又遇強勁對手。美國人料定:幕后定有高人!
                      經過幾輪交鋒,談判沒有能夠取得實質性進展?!白屨◤?、大炮和機關槍去辯論吧!”美國人說完,憤然而去。
                      離開了談判桌,美國人在戰場上同樣也沒撈到便宜。
                “七步”挽聯與打油詩“公函”
                      1951年7月26日,談判又在開城的來鳳莊繼續進行。雙方此前討論所確定的議程,共有五項:通過議程;確定軍事分界線,以建立非軍事區;實現?;鹋c休戰的具體安排;關于戰俘的安排;向雙方有關各國政府的建議事項。然而在談判中,美方卻針對中朝方所提出的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的方案,無理要求其海、空軍的優勢要在軍事分界線的劃分上得到“補償”。
                毫無誠意的無理要求,理所當然地遭到了中朝方的駁斥和拒絕。隨后,美國和南朝鮮方便不斷制造事端,阻撓談判進行。
                       8月19日清晨,為保障談判代表團的安全,中方9名軍事警察在排長姚慶祥率領下,正常巡邏在松谷里以北高地一帶。巡邏隊行至中立區松谷里附近,突遭預先設伏的30余名南朝鮮武裝人員襲擊,由于敵強我弱,排長姚慶祥當場倒在血泊之中,壯烈犧牲。
                       對美國和南朝鮮方故意制造事端、惡意破壞談判的罪惡行徑,中方代表團提出強烈抗議,并決定在談判代表駐地為姚慶祥烈士舉行追悼大會。追悼會前,中方正式通知美國和南朝鮮方,要求其前來悼念烈士。
                       非同尋常的追悼會,被賦予了濃重的外交色彩和政治用意。
                       外交無小事!會前的布置正在進行。姚慶祥靈堂的兩側,懸掛著一副挽聯:“為保障對方安全反遭毒手,向敵人討還血債以慰英靈”;中央擺放著烈士遺像,兩邊擺滿了花圈、挽聯等。
                布置完畢,李克農、喬冠華等前來靈堂察看?,F場雖說已經有了一副挽聯,但他們還是感到有點不滿意,似難以充分表達中方的憤慨之情。這時,李克農回過頭對站在身旁的喬冠華說:“老喬,還是請你再想想,是否再寫一副更為醒目的挽聯?”
                      “嗯?!眴坦谌A點頭應了一下,便在靈堂里來回踱了幾步,隨即便停步朗聲吟道:“世人皆知李奇微,舉國同悲姚慶祥!怎么樣?”革命烈士與頭號戰犯,敵對鮮明,對仗工整!李克農為喬冠華的七步之才連聲叫好:“趕快布置,以免耽擱時間?!?/span>
                      沉痛悲壯的哀樂聲中,姚慶祥烈士的追悼大會開始了。會場莊嚴肅穆,尤其是那副挽聯特別引人注目。前來采訪的各國新聞記者紛紛打開閃光燈,拍下了不同角度的照片。次日,喬冠華寫的對仗挽聯在各大報刊刊載后,美國和南朝鮮方槍殺姚慶祥事件,受到世界各國正義人士的強烈譴責。
                      美國和南朝鮮方破壞停戰談判的行徑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越發變本加厲:美軍飛機公然多次非法侵入開城中立區會場上空,肆意轟炸中方代表團駐地。與此同時,他們在戰場上發動夏、秋季攻勢和“絞殺戰”,企圖以軍事壓力迫使中朝方就范,致談判徹底中斷。
                       在炮火連天、險象環生的惡劣環境中,喬冠華雖也幾次險遭厄運,卻始終不失瀟灑氣度,其樂天派的幽默與風趣隨處可見。請看他在天氣漸冷的秋夜給外交部辦公廳主任王炳南的一封“公函”:
                炳南仁兄左右:
                      開城秋深矣,冬裝猶未至;東北在咫尺,奈何非其事?既派特使來,何以不考慮?吾人忍饑寒,公等等閑視,口惠實不至。難道唯物論,墮落竟如此?
                      日日李奇微,夜夜喬埃事;雖然無結果,抗議復抗議??嘣招侣劷M,雞鳴聽消息;嗟我秘書處,一夜三坐起。還有聯絡官,奔波板門店;直升飛機至,趨前握手見。又有新聞記,日日得放屁;放屁如不臭,大家不滿意。記錄雖閑了,抄寫亦不易;如果錯一字,誤了國家事。警衛更辛苦,跟來又跟去;萬一有差錯,腦殼就落地。
                      千萬辛苦事,一一都過去;究竟為誰忙?四點七五億。遙念周總理,常懷毛主席;寄語有心人,應把冬衣寄。
                      以如此幽默的打油詩“公函”,報告如此嚴肅的談判并敘說急迫的給養大事,喬冠華的浪漫灑脫,從中可窺見一斑。
                談判最艱難、耗時最長的一項議程
                       面對“聯合國軍”繼夏季攻勢后又接連發起的秋季攻勢和“絞殺戰”,中朝方嚴陣以待,奮勇抗擊,徹底粉碎了“聯合國軍”的地面和空中攻勢。
                      戰場上沒有撈到便宜的美國和南朝鮮方,不得不重回談判桌;中朝方在作出重大讓步后,同意將談判地址由開城的來鳳莊移至板門店。1951年10月25日,雙方中斷了63天的談判恢復。
                此次談判的主題,依然是最為敏感的軍事分界線問題。中朝方為打破談判僵局,先后提出根據實際接觸線全面調整或稍加調整作為軍事分界線的新方案,而美方則要求中朝方退出包括開城在內的1500平方公里土地。經過多次唇槍舌劍,雙方以中朝方提出的方案為基礎,初步達成了三項協議:其一,以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雙方各由實際接觸線后退2公里,以建立非軍事區;其二,如果停戰協定在本協議批準30天內簽字,所確定的軍事分界線和非軍事區將不再予以變更;其三,如果在30天內停戰協定尚未簽字,則按將來的實際接觸線修正軍事分界線和非軍事區。
                      11月27日,時談時停、談打結合的談判雙方,再次回到了板門店的談判桌前。此次談判,雙方在關于實現?;?、建立非軍事區、成立聯合軍事停戰委員會以安排和監督停戰等議題上,已無大的分歧;但在與其相關的一些具體問題上,斗爭依然激烈,焦點是如何保證停戰穩定而又不損害朝鮮主權。比如:在沿海島嶼問題上,美國和南朝鮮方拒絕從軍事分界線以北所有島嶼撤出。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便以軍事方式解決,即組織多次渡海登島作戰,直接收復黃海道近海的大部分島嶼,這就迫使美國和南朝鮮方與中朝方達成協議:黃海道與京畿道界以西所有島嶼(除白翎島、大青島、小青島、延坪島和隅島),均置于中朝方軍事控制之下。再如:在增加軍事力量問題上,美國和南朝鮮方企圖限制朝鮮戰后在主權范圍內修建機場,中朝方自然是毫不退讓,最終美方只好放棄自己的主張。
                       但是,在事涉內政和主權的監督與視察問題上,由于美國和南朝鮮方主張由雙方組成軍事停戰委員會在朝鮮全境實行“自由視察”,遭中朝方堅決反對,因為這是對朝鮮內政與主權的干涉和侵犯!中朝方的建議是:成立中立國監察委員會,負責在雙方同意的后方口岸進行必要的視察,同時向雙方停戰委員會提出報告。
                       最終,美國和南朝鮮方雖然接受了此項建議,但這一議程成為談判最艱難、花費時間最長的一項談判議程。1952年5月2日,雙方就此項議程達成的協議是:由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瑞典4國組成中立國監察委員會,在雙方各5個口岸(朝鮮半島北方的新義州、清津、興南、滿浦、新安州,朝鮮半島南方的仁川、大邱、釜山、江陵、群山)進行監督與視察。
                “一動不如一靜”
                       戰爭中的戰俘問題,向來是既敏感又棘手的問題。
                       表面上看,談判似乎出現轉機,可能會達成協議,喬冠華此時卻另有預感。他認為,戰俘問題將會是達成停戰協定的重大障礙。他說:
                       中央估計戰俘問題不難達成協議,但我多少有些擔心。最近范佛里特總部軍法處長漢萊的聲明就是個信號:他竟誣蔑我方殺害戰俘……李奇微雖然支持漢萊的聲明,卻又不敢讓漢萊同記者見面。更奇怪的是,杜魯門竟于漢萊聲明的第二天,聲稱“中國軍隊殺害在朝鮮的美軍俘虜,是100多年來最野蠻的行為”。一個大國總統居然支持連國防部都否認的一個集團軍軍法處長的聲明,絕非一般情況,似乎道出了美國的決策集團,有可能要在這個問題上做什么文章。對此,我還沒有什么把握,但我得提醒同志們研究這個問題。
                       后來事態的發展,證實了喬冠華的這個“擔心”的正確。
                       1951年12月11日起,根據1949年8月《關于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中關于“實際戰爭停止后,戰俘應即予以釋放并遣返,不得遲延”等規定和國際慣例,中朝方提出雙方遣返全部戰俘的建議,果然遭到美方的無理拒絕。朝鮮戰爭期間,中朝軍隊被俘13萬多人(其中志愿軍2萬多人);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被俘2萬多人(其中美軍戰俘3193人)。由于美國人不愿意將13萬多中朝戰俘完完整整地交還回去,所以他們先后提出了所謂“一對一交換”和“自愿遣返”等主張,同時還唆使南朝鮮和國民黨特務對中朝方的戰俘進行“甄別”,強迫其刺字、寫血書等,以示“拒絕遣返”,由此扣留中朝戰俘,從而造成戰俘問題談判長期陷于僵局狀態。
                       1952年10月8日,美方單方面宣布停戰談判無限期休會,接著便發動“金化攻勢”,企圖達到其扣留戰俘的目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堅決擊退美軍軍事進攻,同時在談判桌上既堅持政策的原則性又表現出策略的靈活性,推動著談判的進展。
                       根據時局的發展和變化,毛澤東和周恩來經分析認為,美國有可能再次回到板門店談判桌上來。那么,是否可以給他們一個臺階?是否可以由我方提出復會?1953年2月,毛澤東和周恩來要求喬冠華等對此研究籌劃,并提出具體建議和設想。
                       意想不到的是,喬冠華竟一反常態地于2月19日向中央提出了與毛澤東和周恩來意見幾乎相反的看法!他的分析如下:
                       根據最近情況,大體可以肯定,美國在戰場上耍不出什么花樣來。解除臺灣中立化,只是自欺欺人的拙劣把戲;封鎖搞不起來;兩棲登陸困難更大。艾森豪威爾本欲借以嚇人,殊不知,人未嚇倒反而嚇倒了自己……
                (一)聯大對我拒絕印度提案尚未處理,但鑒于美國解除臺灣中立化行動,激化了很多中間國家,多少抵消了我拒絕印案產生的不利影響。聯大復會,很可能對此案不了了之,拖到下屆再說。
                (二)美國擱起板門店轉到聯合國,本來想借以壓我們,聯大壓不成,戰場又無多少辦法,本可自回板門店。但鑒于美國在聯大尚未死心,對戰場亦未完全絕望,因此,雖有少數國家不反對再回板門店試試,美國今天是不會愿意的。
                (三)如果我正式在板門店通知對方無條件復會,美國態度將是拒絕的居多……如果我以金、彭(即金日成、彭德懷)致函形式,對方可能認為我性急,有些示弱,反易引起對方幻想。
                結論是:一動不如一靜,讓現狀拖下去,拖到美國愿意妥協并由它來采取行動為止。
                按照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指示要求,本來是應該提出行動方案的建議和設想,結果喬冠華卻要“讓現狀拖下去”,而且要“拖到美國愿意妥協并由它來采取行動為止”。
                好一個“一動不如一靜”的結論!這個似簡單卻深奧,似大膽卻謹慎的“讓現狀拖下去”的方案,真可謂深思熟慮、足智多謀,其中的“動”與“靜”的分析,簡直是妙不可言。
                       毛澤東和周恩來同意了。
                       誠如喬冠華所料,形勢的發展和時局的變化果然很快——美國還真的不愿意“讓現狀拖下去”了。三天后(即2月22日),“聯合國軍”新任總司令克拉克在內外壓力之下,主動致函中朝方,建議在戰爭期間雙方首先遣返傷病戰俘,中朝方表示同意。雙方遂于4月11日簽署《遣返病傷被俘人員協定》。4月26日,中斷了6個多月的朝鮮停戰談判在板門店恢復。6月8日,以中朝方關于遣返一切堅持遣返的戰俘,其余轉交中立國公正遣返的建議為基礎,談判雙方就戰俘問題達成協議并簽署《中立國遣返委員會的職權范圍》。
                       任何事物的發展,總會有它迂回和曲折的一面。對于恢復談判后的形勢走向問題,喬冠華在1953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三周年紀念會上的演講中,再一次作了比較切合實際的估計。他說:
                       前途如何?看來還要拖一段時間,但最長不會超過一年。因為我們有力量、有道理。最后,它還得回到談判桌上來,還得談,還得停。我們是能夠勝利的,而且已經勝利了。

                       果然,一個月后的7月27日,抗美援朝戰爭的最后戰役,也是中國人民志愿軍轉入陣地戰后對堅固設防之敵實施最大規模的進攻戰役——金城戰役勝利結束,志愿軍重創敵軍4個師,斃傷俘敵7.8萬余人,收復土地178平方公里,有力地配合了板門店談判。歷時15天的金城戰役,不僅在抗美援朝戰爭史上,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爭史上也都具有重要意義。

                       也就是在同一天的上午10時,朝鮮停戰協定簽字儀式在板門店舉行。雙方首席代表南日大將和哈利遜中將在《關于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及其附件文本上簽字。隨后,“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于汶山,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于平壤,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于開城,先后分別在停戰協定及其附件上簽字。彭德懷在《關于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說了一句讓整個國際社會都記住的名言:“帝國主義在東方架起幾門大炮就可以征服一個國家的歷史,一去不復返了!”
                        歷時兩年的朝鮮停戰談判,過程迂回曲折。中朝方面堅持原則、講究策略,邊打邊談、以打促談,終于同美方簽訂停戰協定,結束了長達三年的朝鮮戰爭。朝鮮停戰談判的成功,為世界各國人民爭取和平解決國際爭端樹立了新的范例?;仡櫿勁羞^程,人們也不得不驚嘆外交家喬冠華的足智多謀和料事如神?!?/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被教练摸了一夜奶头

                    <address id="nllnl"></address><track id="nllnl"></track><track id="nllnl"><ruby id="nllnl"><strike id="nllnl"></strike></ruby></track>
                    <p id="nllnl"><track id="nllnl"><ruby id="nllnl"></ruby></track></p>

                      <noframes id="nllnl">
                      <big id="nllnl"><strike id="nllnl"></strike></big>
                          <menuitem id="nllnl"><mark id="nllnl"><form id="nllnl"></form></mark></menuitem>
                            <noframes id="nllnl">